给我一点甜甜

干净,儒雅,治愈,温柔,细腻,霸道,总攻。

你雷看着你磊脸上的“小粉红”,仿若静止~
Σ(゚∀゚ノ)ノ

有朋友说这一段你磊的表情很像第一季第一期的那个kiss~
ヾ(✿゚▽゚)ノ

我不管,这是糖!

我应该是可以死一死了!!⁄(⁄⁄•⁄ω⁄•⁄⁄)⁄
【占tag抱歉】

【一点忧伤,一点情。】

想起初中时写的散文,关于水的言论。
内容已经记不住了,也没有几个谁能够记得,只是因为人是在成长的,思想也是在改变的。

对水的解释在脑子已经过了好几遍,每一遍都是不一样的。
但很庆幸的,我打出来的字和我的想法相差无几。只是灵感过了,再也不法寻找的回来,不免有些惋惜。

以下进入正题。
——

很多人都知道“水滴石穿”的道理,却没真正去想过,当水滴石穿过后,那些水又到了哪里?

是注入了汪洋大海罢,曾经有所作为的水啊!如今是多么缥缈,无处寻。

就如一方水土上的拔尖人物,终有一天闯进新的世界。在万千人群里的他们,之前的小小成就已经不足已被社会勾画出来,他们无助,渺茫,甚至悲伤。

——
水会借助一些东西,比如阳光,热度,这些物质能够带着水飞上天去。
只是,凡事总得先付出代价。

它们会让水付出自己最宝贵的东西,甚至是躯体。

当阳光和热度适宜的时候,水会随之升华。
路途遥远,这是对心灵的考验。
水的躯体,随之上升的高度,逐渐四分五裂。
——

水能够上天,也易“近墨者黑”。
水总是这么倔强,它总想改变环境,却不知最后改变的是它自己。

“木末芙蓉花,山中发红萼。
  涧户寂无人,纷纷开且落。”

在对王维先生所作《辛夷坞》的赏析中,听到这么几句话,触人心弦。

就以这段话为结束罢!

——

花开并非为赞赏,花落亦无需悼惜。无生之喜,无死之悲。全然无“花开易见落难寻”的苦楚。而是远离尘嚣,空漠楚远。

随“本我”,但亦“无我”。

认真地卖一回安利。占tag抱歉!

我从长辈身上学到了这项技能:将悲惨的事情当笑话轻松地讲出来,把听的人架在火上烤——你要是笑,就成了我的共犯;你要是哭,我便笑你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——囧叔《我讲个笑话,你可别哭啊》

最初的一个梦,冰冷的雪花在我的面前放肆地盛开,大漠的夜帝告诉我,会有一个人来到我的身边,为我成就一个传奇。
所以我在孤独中一直等待。
当漫长已经不再漫长,当孤寂已经忘记孤寂。
当未来浸染了夜的黑色,伤痛被冰雪化成透明。
你一袭白衣而来,披着灿烂的星辰,跪伏在我的眼前,澄澈的眼神,乌黑的云发,却将生死枯荣摒弃在红尘之外。
若人生只如初见……
你是天山上最圣洁无瑕的莲花,而我是碧空之下翱翔的雪鹰,日日夜夜盘旋在苍雪之巅,看你含苞,看你绽放,直至凋零……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——灵希《绯雨倾城》

那一年,同样的景,同样的夜。逢春,花好,月满,人圆。满目烟云繁景,喧嚣长街。两人坐在长安楼阁,叫上一壶好酒,要上一碟好菜,谈及官场,聊侃人生。

那人翘着二郎腿,手摇折扇,目似星辉,面如朗月:“子望,你说说看,在这京城里生活,每日都睡不安宁,有何意义?依我看,与其车尘马足,高官厚禄,不如在良辰美景团圆夜,行扁舟,赏垂柳。笑看人生,一世风流。”

那时,所有事都还没发生,两人仍未开始。子望点头称是,敷衍过关。如今看来,确是如此。

与其车尘马足,高官厚禄,不如行扁舟,赏垂柳。笑看人生,一世风流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——天籁纸鸢《犹记斐然》